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盛唐日月_ 第五十三章 燕然山 (上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7 20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酒徒小说盛唐日月 第五十三章 燕然山 (上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突厥大军来得非常快,当天下午,已经进入了燕然山区。而老虎口地形狭窄,牛师奖不可能把三万多将士全都堆在一处,等着突厥人打上门,也提前下令占领周边有利地形。结果,敌我双方很快就发生了小规模的接触,战斗互有胜负。

    安西军的武器和铠甲质量,都远远超过突厥兵,士气方面也占据绝对优势,因此在初步接触战斗中,获胜的次数相当高。而突厥兵长途奔袭,人困马乏,在山区又发挥不出多少骑术的优势,吃亏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但是,安西军各部战斗力参差不齐,临阵应变僵硬,局部获胜之后无法利用骑兵扩大战果,以及兵力相对单薄的缺点,也在敌我双方的初步接触之中,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安西军在大多数局部接触战斗中都获取了胜利,但是斩首数字却不是很高。而突厥兵马虽然远来疲惫,士气低落,却也不是每战必败。

    当突厥人在某个接触地点仓惶后撤之时,唐军基本上无力追杀。当唐军的某个突出部位被突厥以优势兵力拿下之后,突厥人兵马因为付出的代价过大,也没勇气继续高歌猛进。

    当太阳落山之后,敌我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试探。随即,双方过于突前的队伍,都在夜色的掩护下主动后撤,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,以免半夜时分遭到对方的冒险偷袭,增加无谓的伤亡。

    有关对手实力的各种评估,也被参战的基层军官迅速送回了中军。安西军中,包括张潜在内的大多数将领,以前对突厥人的战斗力都缺乏具体认识。通过参战弟兄们的汇报和自家队伍跟突厥人交手之时的整体表现,迅速得出结论:突厥精锐武士即便下了马,战斗力也不低于安西军中的老兵,甚至在射术方面,还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突厥队伍中的普通武士,身体素质好于唐军中的普通府兵,但因为缺乏系统性训练的缘故,战斗本领却比府兵差出甚多。即便不借助火药弹和火龙车,一个大唐府兵在步战之时,单独对上一个普通突厥武士,赢面也在七成以上。

    但是,拔悉密、回纥、都播等部的武士,与突厥武士相比,差距就太大了。即便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各部斥候,敢跟突厥斥候面对面交手的,都不到三成。大多数情况下,只要看到突厥人,这些部落武士,本能的反应就是逃走,哪怕被突厥人从身后追着当靶子射,都没有勇气回头。

    “亏得先前稳了一手,没有落入黙啜的陷阱之中。”综合比较了双方兵卒的战斗力之后,牛师奖和张潜两个人互相看了看,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火药弹和火龙车,虽然在野战之中,对缺乏适应性训练的战马具有极强的威慑力。但操作起来,都需要一定时间。如果安西军在行进途中,忽然遇到突厥狼骑的埋伏,恐怕没等投石车和火龙车准备完毕,对手就能杀到眼前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除了碎叶营和牛师奖的一部分嫡系之外,安西军其他各部,恐怕很难挡住突厥精锐的突破。特别是于阗营,将士们还没从去年遭受的重创中缓过元气,主帅也刚刚换了人,能不当场崩溃,都是万幸。

    而一旦敌我双方的将士纠缠都一起,火药弹和火龙车能起到的作用就会迅速减弱。碎叶军再训练有素,都不可能用火药弹将敌军和自己人一起炸翻。牛师奖再杀伐果断,也不可能下令将新式火油不分敌我朝交战双方头上喷。

    届时,凭着绝对的兵力优势,墨啜的确有极大的把握,重创安西军!而在重创了安西军之后,他再集中全力去对付朔方军,即便不能从张仁愿那里占到任何便宜,也足以在腊月之前,确保突厥祖庭不失。

    以漠北的天气情况,腊月之后,敌我双方就不可能再进行任何大规模战斗。暴风雪一场接着一场,哪怕携带着大量火炉,寻找避风处扎营取暖,都是唐军的第一要务。而漠北却不比朔方那边,唐军不可能随便找个地方挖几铲子,都能挖出泥炭!

    “墨啜原来的布置,太一厢情愿。希望落空之后,又进退失据。”不同于牛师奖和张潜的谨慎,发现在两军初步接触中,突厥人并未占到任何便宜,于阗镇守使韦播心中勇气大增,走到沙盘前,兴奋地比比划划,“他带着麾下全部力量来进攻咱们,防守必然空虚。而朔方军那边,刚好去抄他的老窝。”

    “墨啜恐怕是因为打听到了行军长史以前的战例,才做出了错误判断!”发现不需要再跟突厥人打遭遇战,郭鸿的精神头也振奋了许多,想了想,笑呵呵地在旁边推测,“另外,他以前在朔方军手里,吃过许多大亏,但是,对安西军却了解不多。所以,本能地选择软柿子来捏。”

    这两句话,分析的就非常到位了。

    张潜以前无论打娑葛,还是打奕胡,都是靠速度取胜。不怎么讲究排兵布阵,也不讲究什么谋定而后动。带领着弟兄们,照着对方要害一刀通过去,然后彻底锁定胜局。

    所以,很容易给外界造成印象,整个安西军都是这种以速度取胜的作战风格。而安西军最近那次端掉葛逻禄王帐之战,更是将这种风格体现了个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因此,换了任何人与墨啜可汗易地而处,发现安西军连续数次作战,都采取直扑老巢的手法,也会采取半途伏击的方式应对。更何况,墨啜可汗和他麾下的突厥将士,这两年已经被张仁愿的朔方军打出了惧意,只有面对陌生的安西军之时,才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“软柿子?这次看到底谁软谁硬!”常书欣不同意郭鸿的比喻,笑[笔趣岛 ]着撇嘴。

    “真的把咱们骗进陷阱里去了,也算。现在,哼哼,既然主动送货上门,咱们就别跟他客气!”哥舒道元也在旁边擦拳磨掌。

    “也让他磕个头破血流再说!”

    “进了山,谁怕谁?咱们先给他个教训,没必要等着朔方军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议论声纷纷而起,所有安西军将领,都对即将到来的恶战,充满了必胜信心。

    虽然在下午的局部接触中,敌我双方互有胜败。但是,从战略角度上看,墨啜在率领其麾下大军扑向燕然山那个瞬间,就已经输定了。

    放弃骑兵优势,到山区跟安西军打阵地战,突厥人兵力再多,也很难于短时间内将安西军冲垮。而最多半个月时间,张仁愿就能端掉突厥祖庭,届时,墨啜和他麾下的爪牙们,士气必然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“所以,墨啜既然扑上来了,咱们就将他黏在这里,直到起崩溃为止。”虽然猜不出,墨啜为何会犯下如此大的战略错误,牛师奖却知道,安西军这边如何应对才最妥当。敲了敲桌案,将所有人的注意力,吸引到自己身上,然后笑着开始调整部署,“墨啜越是孤注一掷,咱们越要从容应对。老虎口这边的地形,斥候已经探索了差不多了。墨啜想要取胜,只有两条路,第一条,正面将强攻,直接突破杏花岭、靴子岭和蝎子岭,杀到我的中军帐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他做梦吧,就算突厥人个个都拼了命,能突破到靴子岭附近,我的姓就倒着写!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才,愿意率部驻守杏花岭,挡在墨啜正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议论声和请缨声,相继而起。只要有一些战斗经验的将领,都不相信墨啜会做如此愚蠢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条,就是从咱们左翼,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右侧,夺取几个高坡,然后转身回压!甚至,从左翼一路突破到老虎口后,再掉头给咱们来一记背刺!”牛师奖将手向下压了压,示意大伙稍安勿躁,随即,又笑着补充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传统的战术,充分利用了燕然山西北高,东南低,主脊并不算高耸,并且山头众多的特点。而一旦让突厥人绕道唐军后背,并且居高临下,草原部族擅长射箭的优势,就能得到充分发挥。而唐军的火药弹和火龙车,在攻击高处目标之时,射程则会大幅下降,威慑力也大大减小。

    当即,众将声音就迅速减弱,皱着眉头思考如何以最小的代价,防备敌军采取此招。却又听见牛师奖清了清嗓子,继续说道:“站在原地挨打,向来不是老夫的习惯。墨啜想要取胜,只能选择挤压咱们的左翼,或者中路强攻。咱们呢,就给他来一个左翼前突,中路待机,右路固守。或者,先利用地形优势,在咱们的左翼,将他的右路打废,然后左翼中军齐出,一举锁定胜局。或者,趁其集中力量攻咱们左翼的时候,在中路给他来一记黑虎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护尽管下令,我等唯你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“大都护,你说怎么打,我等就怎么打!”

    “单凭大都护驱策!”

    众将无论听得懂,听不懂,都纷纷拱手表态。谁也不肯落于他人之后。

    张潜以前指挥作战,之所以喜欢直接掏对手老窝,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经验。所以,只能采取这种最不需要动脑子,凭着勇气和攻击力就能达到目标的方式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突厥战兵数量至少在四万以上,加上墨啜临时召集的青壮,总兵力规模高达十多万,他那招直掏老窝就不好用了。故而,此刻他除了听老将军牛师奖的安排之外,也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正努力体会牛师奖排兵布阵的精髓所在,他的耳畔,却依旧传来了后者的命令声,“行军长史,能者多劳,这当口,老夫不敢跟你客气。碎叶军营使用火器最为熟练,火药弹和火龙车也为你所创,所以,左翼对攻的任务就交给你的碎叶营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张潜楞了楞,果断肃立拱手。

    “右翼交给于阗营和疏勒营,主守,具体谁负责哪一段,一会儿咱们再详细划分!”牛师奖冲他点了点头,随即,继续高声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“是!”韦播和郭鸿看了看,感激地拱手。

   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。二人一个是年初刚刚调到于阗,一个是子承父业,打硬仗的勇气都不缺,麾下兵马的实力却与他们个人的勇气未见得匹配。

    特别是韦播,虽然春天时,带领于阗军击溃了两支吐蕃匪军的进攻。但是,那两支匪徒实力非常有限,并且明显是志在骚扰。击败他们,既显不出韦播本人的能力,也代表不了于阗将士已经认可了韦播这位新主帅。

    “至于中路寻找战机的事情,和大伙的后背防御,就交给老夫。龟兹营人数最多,也最不怕别人凭借数量死磕。”冲二人也点了点头,牛师奖笑着把正面迎击突厥主力的机会,留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将再度齐声答应,肃立拱手。

    手扶桌案深深吸了一口气,牛师奖环视四周,宛若一头养足了体力的狮王,“谁还有补充,现在就说,没有,咱们就进行下一步具体任务划分及执行细节。总之,墨啜既然来了,就别想走了。老夫与你等一道,把他葬在这里了事!”

    “愿听大帅调遣!”众将听得心中一热,回答的声音更为响亮。

    “嗯!”牛师奖向大伙轻轻点头,随即,快步走到沙盘前,开始跟大伙梳理每一步作战细节。

    他是名将牛进达的后人,家传一身领兵作战学问。及冠之后,又在军中历练了数十年,虽然以前跟突厥交手的机会不多,缺乏经验。但指挥两万五千大军规规矩矩地跟对手打阵地战,本身也不需要太多经验。所以,很快,他就将各部将士,都调遣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张潜最开始,只能全神贯注地听。听了片刻,心中就渐渐发现了一些门道。

    与以往他自己带兵横冲直撞不同,大兵团作战,有点儿像另一个时空的围棋,非常注意各部分之间的协调配合,然后综合起来,以势取胜。

    眼下安西军占据了老虎口附近的大部分制高点,本身就占了先手。突厥人想要搬回局面,就得将“势”夺回去。所以,安西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,只要保住跟突厥势均力敌,就能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最后,待朔方军攻破突厥祖庭的消息传来,墨啜就只剩下了主动遁走这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而如果安西军在顶住了突厥进攻的同时,从左翼展开对攻,将墨啜军的“势”彻底打没。墨啜恐怕连主动遁走的机会都没有了。甚至不用等到朔方军拿下突厥祖庭的消息传来,突厥兵马就会在安西军的挤压下,一溃千里。

    “好个牛大都护,说话的语气如此低调,隐藏的野心却大的没边儿!”一点点触摸到了牛师奖的想法,张潜佩服地点头。

    正感慨间,却听到牛师奖又喊起了自己的官称,“行军长史,你来看老夫的安排,可有改进之处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张潜定神细看,这才发现,面前用粟米堆成的沙盘上,插满密密麻麻的小旗子。原来,牛师奖已经将所有任务布置完毕。

    不敢让对方失望,他站在沙盘前琢磨了片刻,轻轻拱手,“大都护的安排,深得用兵之妙,张某完全赞同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什么疏漏之处?”通过去年的一系列观察和体验,牛师奖对张潜这个行军长史非常尊重,想了想,继续认真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张潜先是笑着摇头,然后抬起手,轻轻指向沙盘上的唐军的右翼,“野马谷这里,有一条小道可以通向山后。虽然没有老虎口这边的大路好走,每天通过上万人也不成问题。我碎叶营在左翼,刚好有个掷弹队摆不开。不如就借给韦将军,加强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长史,我这里,正愁该怎么开口,跟你借点人壮胆呢。”没等牛师奖表态,韦播已经走到张潜面前,长揖及地。

    这厮虽然是韦后的堂弟,本领一般。身上却没有多少皇亲国戚的傲慢,为人处世,也极为低调。一路行来,早就跟大伙儿打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而牛师奖,虽然瞧不上此人的本事,却也不至于借助敌军的力量收拾他,所以,便笑了笑,轻轻点头,“也罢,野马谷那边山路狭窄,刚好适合用手雷发威。张长史,就按你的安排,调你的掷弹队过去,充实于阗营。韦镇守,好钢用在刀刃上,掷弹兵乃是行军长史的心头肉,你切莫辜负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护,多谢行军长史。”韦播听得眉开眼笑,弓着身体再度连连拱手。

    “在下那边,对于火药弹的操作,还是生疏。若是行军长史也能派一个旅,或者一个团,前来帮忙,末将必不胜感激!”有韦播带头,郭鸿也干脆拉下了脸,走到张潜面前,躬身请求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派一个团给你,具体用在什么位置,你自己看着安排。”张潜不愿厚此薄彼,也有些担心疏勒军的战斗力,想了想,果断答应。

    “多谢行军长史!”郭鸿再度躬身行礼,同时,心头的压力,悄然一松。

    父亲郭元振留给他的,不止是荣华富贵和疏勒镇的控制权。同时,也将整个家族的未来,悄悄地放在了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而他,却既没有父亲的政治眼光,也不像父亲那样长袖善舞,只能认准一个方向,然后趁着父亲影响力还在之时,毅然押上全部身家。

    他相信,自己不会赌错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